您所在的位置:天空彩免费料资大全 > 历史学 >

让世界历史学家哗然古代埃及历史是伪造的
【历史学】 发布时间:08-30

  我们都知道,研究历史,第一手资料就是历史文献,无论现今考古学、检测技术多么发达,在考古中,文献史料永远是排在第一位,科学技术只是辅助,只有读懂了文献史料,才能明白某片区域到底发生过什么。假如没有传承下来的文献史料,读不懂中国文字,日本韩国指着中国建筑说那是他们祖先留下来的,大家也无可奈何。因此就像正如大家所知的一样,真正有传承的文明,有信史的文明是中国,因为中国的文字数千年没有断绝,后人读得懂3000年前的文字,其它文明更多依赖于“考古”,具有猜想性、片面性、不可靠性,更多的只能算“故事”和“”,而不是信史。古埃及文字2000年前已经属于“死文字”,后来商博良之流所谓的“解读古埃及文字”纯属臆造和猜测,不是信史,人正是通过对古埃及文字解读的伪造来虚构古埃及历史。那为什么人要伪造埃及历史呢?人伪造古埃及历史,其实还是和伪造古希腊历史有关:人“古埃及文明”的故事,是为了伪造“古希腊文明”之目的。现在的欧洲世界史本来是以《旧约》的故事为框架的。在所谓“文艺复兴时期”初步大规模接触到中国文化,几百年间在不遗余力地尽剽窃之的同时,还在竭力一个来源于“古希腊”的故事。然而,在会士较深入地接触到中国文化之后,发现《旧约》的历史观从时间上来说站不住脚,于是通过伪造古埃及年表的形式,不断将古埃及的历史推向更远的过去。学者萨依德就指出:“无论从艺术、科学、等方面过度饱和的意义来看,埃及的角色就是在舞台上不断成为各种具世界史意义的「行动」的对象。一个起源自现代欧洲的世界新霸权,只要攻下埃及,就很自然地可借此向世界展示力量,化他们的侵略行为,写下殖民的历史。一旦攻下埃及,这个非洲国家的命运就和整个欧洲结合在一起。此外,一旦进入埃及,昔日欧洲最远古的祖先不过是荷马、亚历山大大帝、凯撒、柏拉图、毕达哥拉斯,现在则可追溯到更古老的东方先贤。简言之,东方存在的价值,不在和现代欧洲现实世界接轨,而在与欧洲遥远的过去相联接的价值”。除了古埃及,两河流域历史也多有伪造,主要是通过对楔形文字的“解读”来伪造。有人会疑问为何要伪造故历史,又为何欧洲人要推高古埃及与古代西亚?在古代,人们普遍相信这么一句话:“环地中海和远至波斯湾的各民族实在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存在,是最优秀的活跃人群”。在罗马帝国中,这一存在果然达成了一种统一。只在这里,的各个前提才得以实现;只在这里,发展才占优势,没有绝对的衰落,只有变迁。在与日耳曼民族新的融合之后,在又一个1500年或2000年之后,这一活跃的人群重新脱颖而出,它消化了美洲,而今即将彻底打开亚洲。还有多久,一切消极的存在都将被它征服和浸透?非高加索人种抵抗、、。埃及人、巴比伦人、腓尼基人,那时已为这一征服世界的力量奠定了基础。不但通过跳跃和的激发,也通过缓慢的发展,我们在上与他们联系在一起。能够从属于这一活跃的人群,实乃幸甚。这里着欧洲种族主义的论调。对于古埃及的历史研究属于的“东方主义”范畴。出于 “欧洲中心主义”利益的需要,御用文人虚构了东方的历史,称之为“东方主义”,首先来看古埃及王朝的年表。学习古埃及历史的人,首先被接受一个从大约公元前5300年开始,到大约公元前332年的一个古埃及王朝的年表。前王朝时期,大约公元前5300-前2950前早王朝时期,大约公元前2950-前2613年;第一王朝—第三王朝古王国时期,大约公元前2613-前2160年;第四王朝—第八王朝;第一中间期,大约公元前2160-前2055年;第九王朝—第十一王朝中王国时期,大约公元前2055-前1640年;第十二王朝—第十四王朝第二中间期,大约公元前1640-前1550年;第十五王朝—第十七王朝新王国时期,大约公元前1550-前1069年;第十八王朝—第二十王朝第三中间期,大约公元前1550-前1069年;第二十一王朝—第二十五王朝后期埃及,大约公元前715-前332年;第二十五王朝(后期)直到—第三十一王朝。这样一个年表,从约公元前5300年开始,到约公元前332年之间,持续时间在五千年左右,距今有七千年以上的历史,从这点来说,实在应该算作是一个名副其实的“古文明”了。我们不仅要问,这个“古老的年表”是从哪里来的呢?原来,古埃及并没有什么年表,这个所谓的“古埃及的年表”是近代学者自己编出来的。对此,学者并不讳言。美国学者詹森?汤普森在《埃及史---从原初时代至当下》一书中就表示:“在钻研古代埃及历史之前,我们必须谈谈与埃及年表的结构有关的事情,这个年表体系主要是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由现代学者设计的。”在十八世纪以前,并没有 “古埃及文明”的概念,这个时代之前的学者认为“世界的自然秩序似乎无可置辩地表明,埃及古时是最晚有人定居的土地之一。”在“直至十九世纪以前,人们还认为最古的历史就是古希伯来史,这在《圣经》中有文字记载。至于古代埃及、巴比伦、亚述、腓尼基和波斯等地的历史,除《旧约》中偶尔有所记述外,希腊作家也保存了这方面的一些知识,但这些史料加在一起,仍然非常缺乏。按:所谓“希腊作家保存的这方面的知识”,实际上大多都是后世学者所伪造的文献。“古埃及学”原来只是一些“文人”构造出来的。十八世纪末拿破仑远征埃及之际,构造了“埃及学”,这也是近代的“东方主义”之滥觞。1798年7月,拿破仑率法军南下开始远征埃及。据说拿破仑事先规划了征服埃及的计划,挑选了包括化学家、史学家、生物学家、考古学家、外科医生、古董专家等组成军队中的“学术”部门。从一开始占领埃及,拿破仑就,要他的「机构」开始不断开会、实验、收罗各种埃及的「事实」,就是在1809年到1828年期间所出版的23巨册的《埃及描述》,他要研究人员,把在埃及看到、说的、研究的一切都记录下来,如此庞大规模的结集方式,可以说是由法国借一国之集体力量,来利用与消化另一个国家---埃及。这就是所谓近代“埃及学”的起源。原来“埃及学”来源于法国殖民者的御用文人之手,或者毋宁说是由法国占领军带军衔的御用学者们,在对埃及进行占领的短时间内,以对自己有利的形式,构造了所谓的“埃及学”。这样的“埃及学”可信吗?《埃及描述》一书因此地重新措置了埃及和东方的历史。在《埃及描述》中记录的历史,取代了埃及和东方本来的历史,而被欧洲人立即而直接认定是世界史的一部分,而其实所谓的世界史就是欧洲史的委婉说法。今天所见“古埃及象形文字”来源于19世纪上半叶人的设计和制作。在19世纪的上半叶,出版社制造了第一批象形活字。海因里希?朱利叶斯?克拉普罗特(1783-1835)定制了第一批这样的活字,用于1829年的一个出版物。在,第一批有系统的象形活字于1835年被莱比锡的弗里德里希?尼尔斯设计出来,成不规则的投影状,由古斯塔夫?瑟法斯和莫里兹?G.苏特瓦兹首先使用。后来,各种类似的活字被其他国家陆续制造了出来,包括被巴黎的国立印刷局制作的样本。我们今天所见“古埃及象形文字”,原来是19世纪人设计出来的,罗塞塔石碑”是“古埃及学”造假的核心物件,为古希腊造假做铺垫。释读“埃及古文字”的唯一依据是“罗塞塔石碑”,而“罗塞塔石碑”是“古埃及学”造假的核心物件,而这却有几个可疑之处:1.发现时间可疑;2.发现经过可疑;3.碑文内容可疑;4.碑文形式可疑;5.释读方法可疑;6.考释人员可疑;7.释读结果应用可疑。那么埃及人到底使用什么语言?现代埃及人使用的主要语言为阿拉伯语。从3世纪到被阿拉伯征服之前,与徒接触的埃及人所使用的口语为“科普特语”。而科普特文是用变异的希腊字母写成的,并且补充了渊源于埃及象形文字的7个特殊字母。在阿拉伯人征服埃及后,科普特语逐渐被阿拉伯语所代替,直至16世纪已不再作为一种方言口语。尽管直至今日,在科普特还用科普特语,但已不知其意义。“科普特人”就是埃及人,“科普特语”就是埃及语“科普特”和“科普特人”泛指埃及和所有埃及人。当时,科普特多教雅各派科普特支派,少数人教麦勒卡派或。换句话说,当时埃及人所使用的埃及语为“科普特语”,其书面形式为“希腊字母”。古埃及语属于什么语系呢?十九世纪的欧洲学者虚构了“印-欧语系”与“闪-含语系”的概念,在此虚构的基础之上,欧洲学术界遂将古埃及语归于“闪-含语系”名下。在古代埃及,口语和书面语是所谓的亚-非语系或闪-含语系的。这个大语系的其他包括闪族语言,例如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,北非的柏柏尔语和几种非洲语言。现代学者故弄虚玄,又在“闪-含语系”概念下加上“哈姆语系”或“塞-哈语系”的概念。1844年学者T.本非最先提出了埃及语属于塞姆语的看法,所谓塞姆语集团,包括了阿卡德、乌加里特、古西奈、迦南、阿拉伯、埃塞俄比亚等语言分支。的P.列普修斯最先确定了哈姆语的术语,而哈姆语系则包括了远古以来居住在北非和东北非的民族语言。1887年,语言学家F.默雷尔又提出了采用「塞-哈语」的术语标明分布在广大地区的塞姆-哈姆语的综合。“哈姆语系”或“塞-哈语系”,实际上大致上还是出不了“闪-含语系”概念的范围。古埃及语不是“科普特语”,古埃及语早已消失。古埃及语既不是科普特语,也与现在所谓的闪含语系诸语言不同,古埃及语的语音早已销声匿迹了。由另一方面来说,古埃及语言当中的许多特点,又和闪族语系完全找不到关联,而这些特点却很有可能来自北非早已消失的语言或方言。”对于某种早已消失了的语言、可能通过后来的语音模拟进行破译吗?显然,“古埃及语言学”在方法上不靠谱。古埃及应该很辉煌,但是第一,和现代欧洲人无关,第二,其 历史 记载包括年表可信度不高。是的,目前知道古埃及文明很辉煌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古埃及历史,也不知道许多文物的具体断代因为古埃及文字破译只是猜测,并不是真正的破译古埃及人,包括法老家族DNA父系基本是北非黑鬼的E跟埃及有啥关系?现在大概可以为之前的问题回答了,为什么要伪造埃及历史。伪造古埃及史部分是给古希腊做铺垫,”古埃及象形文字”三千年无变化!学者们说,埃及象形文字”使用了3400年埃及象形文字“自公元前3500年起逐渐形成,一直使用到公元2世纪。这些古埃及象形文字来自何方?又经历了怎样的演变呢?我们仍然找不到任何迹象可以解释这些文字符号诞生的来龙去脉,以及它们在被使用的3400年左右的时间里为何几乎都没有什么改进的地方。试问,世界上有三千年不发生变化的语言吗?所谓的古埃及《死者之书》,实际上并不存在。中国有句古话:文以载道;古代中文承栽了八索、九丘、六经、诸子、楚骚、汉赋……;那么“古埃及象形文字”又承载了什么样的道呢?据说“古埃及象形文字”有一种文献叫做《死者之书》!内容是所谓的咒语,是用来生者的,这就是“古埃及象形文字”所承载的唯一文献。这算是什么“道”呢!?正所谓:不比不知道,一比吓一跳。试再追问一下:古埃及真有什么叫做《死者之书》的文献么?曰:非然也!实际上并不存在叫做《死者之书》的文献,所谓《死者之书》从形式到内容,都是十九世纪之后由学者们一手出来的!换句话说:大英博物馆所藏古埃及《死者之书》是假古董。